江苏快3 200期走势图|江苏快3
首頁 > 監督工作 > 正文

緊盯現代物流業發展短板 建言提高甘肅開放水平 --甘肅省人大常委會審議關于我省“一帶一路”建設中現代物流業發展情況的調研報告

稿件來源:人民之聲報 發布時間:2018-10-19 09:43:22

  9月20日上午,甘肅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召開第二次全體會議。會上,省人大常委會調研組副組長、省人大財經委員會主任委員張勤和作關于我省“一帶一路”建設中現代物流業發展情況的調研報告。
 
  根據省人大常委會2018年工作要點,7月下旬至8月,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克恭擔任組長,省人大財經委和常委會財經預算工委負責人、部分省人大代表等參加的調研組,對我省“一帶一路”建設中現代物流業發展情況進行了調研。調研組分別聽取了省發改委、省商務廳、省財政廳、省交通運輸廳、省農牧廳、省稅務局、蘭州海關、中國鐵路蘭州局集團有限公司等有關部門、單位的情況介紹;赴蘭州市、蘭州新區,與當地政府及相關部門座談,并深入蘭州新區保稅區、甘肅(蘭州)國際陸港及部分物流企業實地調研,之后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及霍爾果斯口岸考察調研。同時,調研組還委托武威、嘉峪關兩市就當地“一帶一路”建設中現代物流業發展情況進行調研。
 
  調研報告顯示:近年來,我省緊抓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機遇,認真落實甘肅省“十三五”規劃綱要和物流業發展規劃,充分發揮獨特區位交通優勢,通過建設國際空港、國際陸港、保稅物流區,運營中歐、中亞、南亞國際貨運班列等措施,帶動了現代物流業發展,提高了開放水平
 
  作為“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和連接歐亞大陸橋的戰略通道以及溝通西南、西北的交通樞紐,2017年,全省社會物流總額完成13623.27億元,物流相關行業實現增加值680.4億元,可比增長9.2%,占全省GDP的8.9%,占第三產業增加值的16.8%;2018年上半年,全省外貿進出口實現止跌回升,進出口總值200億元人民幣,其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83.4億元,增長41%,占41.7%。現代物流業對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性、服務性作用進一步增強。
 
  現代物流業發展的政策環境不斷優化。近年來,我省出臺了絲綢之路經濟帶甘肅段建設總體方案,圍繞“一帶一路”建設,按照國家有關政策要求,在減輕物流企業稅收負擔、促進物流運輸車輛便利通行、物流業發展用地、支持城市物流配送體系建設、物流業管理體制改革、鼓勵物流企業網絡化經營等多方面出臺相關意見。特別是今年以來,結合“一帶一路”建設和現代物流業發展實際,連續出臺了《關于加快發展現代商務物流業的意見》《通道物流產業發展專項行動計劃》《特色農產品冷鏈物流體系建設實施方案》《市縣鄉農產品物流體系建設實施方案》等文件,有效改善了物流業發展的政策環境。
 
  物流業發展布局和產業體系逐步明晰。按照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和全省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總體要求,立足實際,編制完成了甘肅省“十三五”物流業發展規劃,依托我省綜合交通運輸網絡體系,確立了“一中心四樞紐五節點”的物流產業發展布局。“一中心”即:蘭(含蘭州新區)白(銀)都市圈構成的物流發展中心。“四樞紐”即:天水物流樞紐、平(涼)慶(陽)物流樞紐、金(昌)武(威)物流樞紐、酒(泉)嘉(峪關)物流樞紐。“五節點”即:主要在張掖、隴南、定西、臨夏、甘南等區域中心城市,打造一批服務于區域經濟、滿足居民生活的物流節點。蘭(含蘭州新區)白(銀)都市圈作為我省物流發展中心的帶動效應逐步顯現。2017年,蘭州市進出口備案企業1604家,實現進出口總值125.11億元人民幣,同口徑增長21.75%,占全省進出口總值比重為36.61%;實現社會物流總額7950億元,物流業增加值183.4億元,物流業增加值占第三產業的比重達到11.6%。
 
  國際物流體系全面搭建。蘭州、天水、武威三大國際陸港,蘭州、嘉峪關、敦煌三大國際空港建設步伐加快,蘭州新區綜合保稅區、航空口岸、鐵路口岸、指定口岸、海關特殊監管區等對外開放平臺漸成體系,口岸功能逐步完善,國際班列基本實現常態化運營,國際物流通道逐步形成。蘭州國際陸港開放步伐不斷加快,鐵路口岸自2016年12月獲批對外開放以來,完成了口岸兩個作業區查驗和監管設施建設并通過驗收投入運營,實現了“蘭州號”中歐、中亞、南亞國際班列常態化運營。截至2017年末,已累計發運“蘭州號”中亞國際貨運班列241列10777車,貨重19.8萬噸,貨值8.9億美元;“蘭州號”中歐國際貨運班列1列40車,貨重827.9噸,貨值189.4萬美元;發運南亞班列46列1964車,貨重2.64萬噸,貨值1.86億美元。蘭州新區綜合保稅區在2015年12月運營以來,區內企業已達276家,2018年上半年,實現進出口額21.71億元,同比增長68.42%,占蘭州市進出口總額的33.12%。武威國際陸港建設有序推進,保稅物流中心封關運營后,加大招商引資力度,發展外向型經濟,已經入駐或正在辦理手續的企業70多家,2017年監管進出口貨運量1293噸。天水國際陸港建設有序展開,各項前期工作正在積極推進中。蘭州國際空港對外開放持續擴大,蘭州航空口岸2013年底正式對外開放,2017年執飛了“蘭州-達卡”國際貨運出口包機兩次和“澳大利亞-蘭州”國際貨運進口包機,共計貨值1800萬人民幣。2017年12月、2018年4月,蘭州中川機場進口冰鮮水產品指定口岸和進境水果指定口岸獲批對外開放,為中川機場空運口岸貨運包機常態化運營打下了良好基礎。今年上半年,共進出境航班1515架次,進出境人員10.2萬人次,開通國際航線25條,航班抵達15個國家和地區。敦煌、嘉峪關國際空港建設積極推進。2015年敦煌航空口岸獲批開放,2017年底,空運口岸監管及辦公場所建設基本完成;嘉峪關市已確定空運口岸建設的目標任務,正抓緊修訂機場改擴建項目規劃。
 
  中新南向通道建設取得初步成效。2017年,由重慶、廣西、貴州、甘肅合作共建的中(中國)新(新加坡)互聯互通示范項目南向通道,為甘肅擴大開放提供了新通道。我省制定了《甘肅省合作共建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南向通道工作方案(2018-2020年)》《甘肅省南向通道貨運班列物流補貼資金管理辦法》,明確了運營機制設計、基礎設施建設、運營平臺組建、服務能力提升等方面的目標措施,打牢通道運營基礎。組建了甘肅省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具體承擔我省南向通道建設的信息溝通、政策協調、貨源組織、班列發運及補貼政策落實等。通道自2017年9月開通以來,我省共發運南向通道貨運班列19列,貨值2.08億元人民幣,貨重1.67萬噸,貨品主要有蘋果、洋蔥等農產品和石棉、純堿、鋁材等工業品,主要出口越南、印尼、泰國、緬甸、希臘等國家和臺灣地區。通道內貿方面,貨源充足,2017年9月至今年6月,蘭州局發往成都、昆明、南寧局的貨物累計21萬車、1206萬噸,成都、昆明、南寧局發往蘭州局4萬車、176萬噸。
 
  調研報告指出:重點物流平臺同質化競爭問題比較突出、口岸開放和建設運營有待進一步加強、開放平臺應用效能不高、物流大通道建設后勁不足、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新業態落地后發展狀態不佳
 
  目前,雖然我省“一帶一路”建設中現代物流業發展取得了長足進步,但仍存在一些困難和問題。
 
  重點物流平臺同質化競爭問題比較突出。調研報告指出,目前,我省規劃建設的蘭州新區綜合保稅區、“三大空港”“三大陸港”等物流樞紐,普遍存在規劃缺乏統籌指導,設施建設重復,目標方向和區域協同方面存在著交叉、重復和不明晰等問題,地區之間、行業之間、企業之間規劃缺乏充分溝通和有效對接,造成資源聚集輻射能力不強,同質化競爭突出。蘭州國際陸港和蘭州新區綜合保稅區在布局和功能上有重合。蘭州鐵路口岸目前主要是保障出口國際貨運班列、實施海關查檢作業,進口整車指定口岸、蘭州國際陸港保稅物流中心(B型)等項目尚未落地,就“一口岸兩作業區”運營模式來看,差別化發展尚未成型。與此同時,物流業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蘭州地區物流業發展較快,其他地區相對緩慢;城市物流比較發達,農村物流相對落后。
 
  口岸開放和建設運營有待進一步加強。調研報告指出,敦煌航空口岸2015年3月獲批開放,但截至目前,口岸基礎設施建設仍未全部完成,且就建成后的運作情況看,國際客運航線僅3條,均為季節性包機航班,國際貨運業務需求很小,空港貨運設施閑置,達標壓力較大。蘭州國際空港3個指定口岸建設項目均已完成,但部分仍未實際投入使用,直航貨運包機發運頻次低,2017年以來僅發運3架次,國際貨運包機業務常態化還未實現。蘭州至中亞、南亞、歐洲的貨運班列雖已開通,但在出口貨源組織及實現返程載貨方面還需要進一步努力。今年1月至6月,我省發運中歐國際貨運班列73列(3267車),同比下降56%,貨重5.07萬噸,同比下降76%,貨值1.56億美元,同比下降70%。據了解,造成班列發運下降的直接原因是西安、成都競相加大班列補貼造成貨源分流,這也說明我省實體經濟有待進一步提升,單靠班列補貼來推動物流業發展不盡科學,也不可持續。中新南向通道國際貨運班列發運19列,回程載貨只有1列,貨物主要是進口水果、冰鮮水產品和氧化鋁,貨值500萬元,僅為發運貨值2.08億元的2.4%。
 
  開放平臺應用效能不高。調研報告指出,一些開放平臺建成后,業務量經過短暫的高峰期很快出現大幅下滑,或者始終處在較低水平,監管力量分散、場地應用效能低等問題凸顯。如,2014年,武威保稅物流中心正式運營,2015年、2016年累計發運“天馬號”國際貨運班列35列,但到2017年之后再未發運;天水開源物流公司公用型保稅倉庫自2016年12月運營以來,僅辦理進出口相關業務各1票。今年上半年,蘭州海關在蘭州新區中川北站、蘭州東川鐵路物流中心兩個作業區僅分別實時查驗7票、10票,這也反映出在物流業發展規劃和開放平臺建設引導上存在不足,有的物流業發展項目缺乏足夠的調研論證,沒能有效整合相關資源、突出我省比較優勢。
 
  物流大通道建設后勁不足。調研報告指出,一是班列貨物附加值偏低,“南向通道”貨物以蘋果、洋蔥等初級農產品為主,省內農產品企業產業鏈延伸不夠,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特色農產品,如高原夏菜、馬鈴薯、中藥材、現代種業等還沒有形成出口優勢和品牌效應。二是冷鏈物流體系等基礎配套設施建設不夠完備,限制了“北菜南運”“南果北運”雙向發力,沒有形成冷鏈對流。三是多式聯運綜合體建設推進緩慢,其他省市發運班列經過我省但目前無法實現重新編組,企業往往還需走“回頭路”,增加了運營成本。
 
  物流成本居高不下。調研報告指出,2017年,全省社會物流總費用1477億元,比上年增長7.1%。社會物流總費用與生產總值的比率為19.2%,高于全國平均水平4.6個百分點。在社會物流總費用中,運輸費用1102億元,增長9.2%;保管費用274億元,增長1.8%,管理費用102億元,與上年基本持平,顯示出經濟運行中的物流成本依然較高。同時,物流企業現代化、專業化、信息化程度不高,許多企業仍停留在傳統運輸、倉儲等單一服務上,面向整個供應鏈的高水平增值服務較少,物流信息不對稱,貨找車、車找貨的現象比較普遍,拉高物流成本。
 
  新業態落地后發展狀態不佳。調研報告指出,蘭州國際空港離境退稅業務于2017年12月正式開辦,但直至目前,此項業務尚未實際受理。2018年5月,跨境電商直購、網購保稅業務正式落地,共辦理跨境電商直購業務177票,辦理跨境電商網購業務18票(均為實貨測試),普遍存在業務量增長乏力、同類型產品價格優勢弱等問題。
 
  調研報告建議:要強化戰略思維,跳出我省物流產業發展現狀謀劃現代物流產業;要參與中亞西亞東歐的現代化進程,打造以鐵路為骨干的低成本運輸物流業產業體系;要發展通道經濟,把蘭州新區建設成為向西開放的出口工業基地;要做好頂層設計,進一步完善物流發展規劃
 
  針對調研中發現的問題,調研報告建議,要強化戰略思維,跳出我省物流產業發展現狀謀劃現代物流產業。作為“改革開放2.0版”的“一帶一路”建設,是在前40年成果的基礎上形成的戰略舉措,對接的是二次世界大戰后全球現代化進程從日本、亞洲四小龍、中國大陸沿海向中亞、西亞、東歐與西歐對接的大趨勢,是中國大陸現代化向西部縱深方向的進一步推進,它形成的陸海聯動、東西雙向的新格局,應當也必將為地處陸路對外開放西北核心區的甘肅現代物流業的發展提供強大需求基礎。首先,不能拘泥于我省、西北物流產業的現狀作“基礎+增長”傳統式前景預測。運輸、倉儲、裝卸、加工、整理、配送、信息各產業都要有跨行業、跨部門、跨區域的頂層設計。其次,陸路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競爭力根植于交通運輸產業自身的時間成本和經濟綜合成本跟海運的比較度,越低越有競爭力。一切補貼都是不可持續的,只有低成本才能將內陸互聯互通的深度、廣度、普惠性、共贏性充分釋放出來。第三,要將甘肅在西北的“拉鏈”地位及西部大開發和寧夏、青海等區域內的城市化、工業化、信息化與“一帶一路”現代物流產業高度銜接起來,同時在治安、人力資源、工業技術和連接東部的區位優勢上,加強同新疆的耦合互補,進而建設與京津冀魯、長江三角洲兩個產業集聚區相呼應的蘭(蘭州)烏(烏魯木齊)產業集聚區。
 
  調研報告建議,要參與中亞西亞東歐的現代化進程,打造以鐵路為骨干的低成本運輸物流業產業體系。中亞西亞11個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共有4.9億人口,東歐7個沿線國家共有2.6億人口,隨著“一帶一路”建設和沿線國家現代化進程的推進,其衣食住行和產業發展將會帶動我國與該區域的雙邊貿易高速增長,貨物運輸量將會呈現沿海曾有過的幾何式增長趨勢。因此,要超前謀劃億噸乃至十億噸級的物流運輸體系。首先,落實國務院支持甘肅經濟社會發展若干意見第四十二條確定的在烏鞘嶺以西的武威建立鐵路集疏運中心,將武威至烏魯木齊段改造為重裝貨運線,利用其遠低于公路運輸成本的比較優勢,為陸路絲綢之路提供強大的運輸保障。其次,把河西走廊作為甘肅省“一帶一路”物流業建設的重點區域,將物流產業、制造業與運力深度結合,為蘭州在全省城市化、工業化和實施西向戰略中提供足夠的空間、物流支撐,防止困擾我國東部地區的外部不經濟(即克魯格曼產業聚集理論所描述的離心力——擁擠)問題在蘭州再度發生。
 
  調研報告建議,要發展通道經濟,把蘭州新區建設成為向西開放的出口工業基地。目前,中歐班列的貨物主要是來自華東、華中、西南的電器和日用百貨,蘭州新區要瞄準中亞西亞東歐國家7.5億人口的衣食住行和石油工業裝備需求,考慮甘肅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對省會城市造成的就業壓力,對接京津冀魯、長江三角洲兩大產業聚集區西向發展的產業布局,契入通道經濟產業鏈,延伸價值鏈,把蘭州新區建設成為西向出口工業基地。
 
  調研報告建議,要做好頂層設計,進一步完善物流發展規劃。沒有產業,物流就無從談起,要充分利用甘肅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中的比較優勢,強化外向型經濟的產業布局。要進一步加強對物流業發展的整體引導,明確促進物流業發展的相關部門職責,建立健全綜合協調機制,統籌推進全省現代物流業發展的頂層設計、整體規劃、政策措施等重大事項,協調解決發展中遇到的重大問題。進一步完善“一中心四樞紐五節點”物流產業發展布局、服務體系及政策體系,提升蘭州等主要樞紐和節點城市的輻射帶動能力。結合“十三五”規劃中期評估,對我省“一帶一路”建設中現代物流業的發展規劃再作相應調整,把省域物流體系建設和面向“一帶一路”物流業發展緊密結合起來,切實構建統一、高效的現代物流產業發展體系。
 
  常委會會議審議:調研報告對省情認識獨到,對“一帶一路”建設甘肅所處的地位把握準確
 
  9月21日下午,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對報告進行了分組審議。
 
  審議中,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俞成輝認為,調研報告對省情認識獨到,對“一帶一路”建設甘肅所處的地位把握準確;選題精準,直面甘肅現代物流業發展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機遇、困難和挑戰,透過一個切面展現了甘肅發展的優勢和劣勢;緊盯現代物流業發展短板,為甘肅發展提出合理化建議;用情用心用力用時,在弱項工作中立題、在冷門工作中發聲,是這個報告的最大成功點。
 
  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廖明建議,政府應加大對物流業的組織協調力度,從企業、貨源等方面進行詳細的調查研究,布局要更合理。
 
  省人大常委會委員馬明杰建議,選拔培養一批懂經濟、熟悉對外貿易業務的干部和企業家,加大力度搭建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對外貿易平臺。
 
  省人大常委會委員范鵬表示,“一帶一路”建設是甘肅發展的最大機遇。如何運用好這個重大歷史機遇,我們還缺乏深入細致的研究和整體規劃,項目落實不夠。同時,我們的通道經濟建設成本過高,特別是管理成本過高,應該通過加強管理、深化體制機制改革等方式,有效降低物流成本。
 
  省人大常委會委員文立新說,建議政府在功能性、服務性平臺和窗口建設方面多作一些考慮和安排。比如設立調研成果共享平臺、市場信息平臺、政策法規集成式服務窗口、創新創業共享平臺等,使政府在規劃引導、資源整合、產業服務等方面的職能發揮得更充分更有效。省內企業也可以跟隨已經走出去的央企和省內的一些大企業,搭船出海,抱團發展,實現產業帶動。(本報記者 齊昕)
 
江苏快3 200期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2019 手机qq欢乐斗牛 用手机买黑彩网警抓吗 28彩票平台网站 切水果手机游戏下载 竞彩半全场胜负彩 广西快三开奖顺序 快乐时时彩正规吗 阿拉德之怒MG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