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3 200期走势图|江苏快3
首頁 > 意見建議 > 正文

人民的關切代表的呼吁——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甘肅代表團建議掃描(二)

稿件來源:人民之聲報 發布時間:2018-04-09 15:32:13

  啥時候自家門口的高鐵也能四通八達,啥時候不再擔心我們美麗的月牙泉因缺水而干枯,啥時候鄉里人看個病不再這么難心,啥時候孩子們能就近選擇更多的“雙一流”高校……這些甘肅老百姓最關切、最煩心的事,也是我省出席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人大代表關注并大聲呼吁的事。代表們希望通過自己的認真履職,力爭把這些事一件一件解決好,使隴原人民的生活隨著國家發展一年比一年更好。
 
  完善國鐵路網加快國鐵聯絡線建設
 
  2017年7月9日,寶蘭高鐵的開通運營,打通了我國高鐵橫貫東西的“最后一公里”,促進了入甘客流量大幅增加——全年發送旅客547.9萬人,日均發送旅客3.1萬人;2017年9月29日,蘭渝鐵路全線開通后,將“一帶”和“一路”、中亞西亞和東南亞連接在一起,開辟了一條西南西北距離最短、最便捷的鐵路大通道,極大地緩解了西北、西南運能不足矛盾——通過蘭渝鐵路發送貨物561.5萬噸,有力地推動了全省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
 
  寶雞至蘭州、蘭州至重慶等干線鐵路相繼建成投運,中衛至蘭州鐵路開工建設,銀川至西安、敦煌至格爾木鐵路等一批在建項目加快實施,全省鐵路運營里程達到5035公里,其中高速鐵路1153公里,為我省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通道和區域綜合交通樞紐提供了重要支撐。但目前,尚有甘南、臨夏兩個自治州不通鐵路,嚴重制約發展。同時,甘肅隴東片區(慶陽、平涼、天水、隴南)連接陜西、寧夏、四川等省區,是陜甘寧革命老區、六盤山、秦巴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鐵路也是該區域加快脫貧攻堅和促進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礎設施。其中,平涼、慶陽至蘭州高鐵,寶蘭高鐵與蘭渝鐵路聯絡線是該區域聯系西北至西南、華中地區的重要通道。這兩個項目的實施,對于完善國鐵路網結構,增加甘肅鐵路網密度,打通甘肅東部地區縱向運輸通道,構建互通便捷的綜合交通網絡,加快甘肅脫貧開發進程和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為此,甘肅代表團建議:中國鐵路總公司、國家發改委加快推進平涼、慶陽至蘭州高鐵,寶蘭高鐵與蘭渝鐵路聯絡線項目前期工作,爭取項目早日獲批實施。
 
  此建議連同甘肅代表團提出的《關于支持蘭州至合作鐵路及早復工建設的建議》《關于支持蘭州至張掖三四線鐵路盡快開工建設的建議》一起,被作為以全團名義提出的重點建議提交大會。
 
  加快推進“引哈濟黨”工程前期工作
 
  敦煌是絲綢之路上的璀璨明珠,是人類文化的寶庫。保護敦煌生態,不僅僅是敦煌地區的問題,更是保障河西走廊的關鍵所在,特別對保護世界文化遺產莫高窟、建設世界文化旅游名城,將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關心下,2011年6月,國務院批復實施了《敦煌水資源合理利用與生態保護綜合規劃(2011-2020)》。《規劃》批復實施以來,在國家發改委、水利部的正確指導和大力幫助下,項目地區各級黨委政府加強領導、強化責任,各項工程進展有序。通過重點工程的實施,敦煌盆地地下水開采量得到有效控制,灌區節水改造工程基本完成,灌區農業用水量逐年下降,河道生態下泄水量逐年增加,河道末端干涸多年的哈拉諾爾湖湖面開始恢復,敦煌生態治理取得了良好的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
 
  “引哈濟黨”工程是《敦煌水資源合理利用與生態保護綜合規劃(2011-2020)》的控制性工程,也是國務院“十三五”期間重點推進的172項重大水利工程之一。工程規劃從蘇干湖水系的大哈爾騰河,年調水1億立方米,入疏勒河水系的黨河。該工程項目建議書于2012年12月21日通過水利部行業技術審查,2015年11月國家發改委委托中咨公司完成項目評估。2015年12月15日,國家發改委根據評估意見復函甘肅省發改委,要求進一步深化和完善工程調水規模、調水對調出區生態影響及工程建設的經濟合理性等三方面的項目前期補充工作。
 
  按照國家發改委復函要求,我省聯合青海省委托中國水科院等單位完成了相關補充論證工作。論證指出,調出區蘇干湖流域水資源總量4.93億立方米,可利用水量為1.78億立方米,該水量可支撐“引哈濟黨”調水和青海冷湖地區發展需求的水量上限。調入區敦煌盆地最低生態需水0.8億立方米,難以通過本地水量壓縮解決缺口。當調水規模達到1億立方米時,對調出區生態影響在可控范圍內,調水工程不存在重大的環境制約因素。論證建議,“引哈濟黨”工程多年平均調水規模0.9億立方米,既可基本保障調入區生態用水需求,又能減少對蘇干湖生態的不利影響。2017年10月28日,我省將相關補充論證上報水利部。2018年1月底,水利部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組織對工程補充論證報告進行討論,并印發會議紀要,同意補充論證報告相關結論。
 
  為此,甘肅代表團建議國家發改委、水利部加快項目論證報告和建議書的審查、審批,爭取項目早日立項建設。這也是甘肅代表團以全團名義提出的6個重點建議之一。
 
  加大對甘肅省生態建設支持力度
 
  甘肅地處黃土高原、青藏高原、內蒙古高原三大高原交匯處,是黃河、長江上游的重要水源補給區,是全國水土流失治理和防沙治沙的重點區域,是西部乃至全國生態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堅實生態后盾。特別是位于甘肅、青海兩省交界的祁連山地區,是西部地區的重要水源涵養區,也是青藏高原生態屏障的重要組成部分,生態功能地位十分重要。
 
  近年來,甘肅省委、省政府按照習近平總書記視察甘肅重要講話和“八個著力”重要指示精神,緊緊圍繞國家生態戰略部署,把生態保護與建設放在突出地位,狠抓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綜合試驗區建設各項任務落實,全省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取得了積極成效,以退耕還林還草、濕地保護、草原治理為重點的保護與恢復工程生態效益逐步顯現,以蘭州為代表的重點城市大氣污染綜合防治取得重大成效,完成了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綜合試驗區建設的階段性任務。2017年,中央環保督察和國務院祁連山生態環保專項督查后,甘肅省委、省政府迅速研究制定了祁連山自然保護區“四年三階段”的生態環境保護方案,全力推進問題整改。目前,祁連山保護區144宗礦業權礦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基本完成;42座水電站全部完成分類處置,25個旅游項目完成整改和差別化整治。
 
  但由于我省是全國自然生態類型最為復雜和脆弱的地區之一,生態系統承載能力弱,生態的脆弱性、戰略性、復雜性在全國都屬典型。因此,生態保護任務非常艱巨。目前,我省有47個縣市區屬于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范圍,限制開發區域和禁止開發區域面積占全省國土總面積約90%。由于歷史上長期過度開發和氣候變化影響,全省45%的國土荒漠化,28%的國土沙化,90%的天然草原出現不同程度退化,水土流失面積占國土面積的66%。水土流失、土地沙化、草原退化、濕地萎縮、冰川消融等生態問題類型多樣,地質性破壞、氣候性破壞等生態因素相互疊加,特別是祁連山保護區局部植被退化、生態脆弱性增加等問題更加突出,要完成祁連山地區生態環境恢復治理和山水林田湖草試點項目建設,還需投資276億元,其中僅礦業權、水電站退出就需資金131億元,而我省財政困難,收支矛盾突出,生態建設項目資金短缺,已形成生態治理的最大瓶頸。
 
  為此,張智軍等代表建議:為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新中國”戰略和國務院《研究祁連山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問題督查和保護修復工作的會議紀要》精神,建議財政部加大對我省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補助力度。
 
  加快西部高校“雙一流”建設
 
  隨著東西部地區經濟發展差距拉大,東西部地區高校發展分化趨勢更加明顯。服務國家重大戰略、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西部地區呼喚和期待著一批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因此,馬暉玲等代表建議,“雙一流”建設應在堅持公開公平競爭的前提下,突出服務國家戰略,兼顧區域協調發展,進一步支持西部地區高校加快發展、創新發展。強化政策指揮棒,引導高校內涵發展。強化資源統籌,支持西部高校盡快補齊短板、厚植發展基礎。
 
  針對中西部高校在人才隊伍、學科建設和資源保障上依然存在先天不足的問題,馬暉玲等代表希望從頂層設計和系統布局上予以傾斜支持。
 
  馬暉玲等代表建議,在長江學者、國家杰出青年中增設單獨名額,設立西部長江學者和杰出青年等專項指標,解決西部高水平人才匱乏的窘境;在博士、碩士學位授權審核工作上,根據分類指導的原則,充分考慮西部地區及高校實際,給予西部高校單獨指標,加快西部高校學位點建設;支持區域一流學科加快發展。國家在“雙一流”建設中,對那些緊密對接地方經濟社會發展需求、優勢特色明顯、可比性指標較好的區域性一流學科,加大指導和支持力度,促進不同梯隊、層次的高校及學科共同發展和進步,構建全國高等教育一盤棋、學科生態和諧共生的良好發展局面;教育部等國家相關部委加大“中西部高等教育振興計劃(2012-2020年)”“中西部高校基礎能力建設工程”“對口支援西部地區高等學校計劃”和“省部共建高校”等一系列重大戰略舉措實施力度,進一步加大對我省的支持力度,將我省更多高校納入以上政策支持范圍,進一步夯實西部高等教育發展基礎,提升高校基礎能力和公共服務體系建設,不斷縮小辦學差距。繼續加大對西部高校的經費投入,增加中央轉移支付并提高用于高等教育的資金比例,完善地方高校撥款制度,合理配置專項經費,大幅度增加生均撥款,使12000元的生均標準(不含專項經費)能夠得到實實在在的落實。
 
  增加甘肅省農村訂單定向全科醫學生招生規模
 
  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健康中國建設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長遠發展和時代前沿出發,堅持和發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項重要戰略安排。要實施健康扶貧工程,從而解決醫療衛生事業發展不平衡不充分與人民健康需求之間的矛盾,人才隊伍建設發揮著決定性作用。
 
  但是,長期以來,由于歷史、自然、經濟等多方面的原因,甘肅等中西部地區衛生事業發展總體滯后,醫療衛生人才短缺問題尤其突出,沒有得到有效解決。
 
  對此,郭玉芬等代表大聲疾呼:“目前的人才狀況不僅是匱乏,還面臨斷檔,如無有效舉措,甚至會出現在基層沒有醫生看病的窘境。”
 
  郭玉芬等代表用詳實的數據深入分析了造成這一問題的主要原因:由于我省本科醫學院校少、招生規模小,多年來,我省本科臨床醫學生靠蘭州醫學院培養,蘭州醫學院并入蘭州大學前每年招生1800名,全是甘肅生源,畢業后近90%在甘肅就業,現在省市縣醫療機構中的骨干大多是蘭州醫學院的畢業生。2004年,蘭州醫學院并入蘭州大學后,年招生規模縮減為500名左右,且甘肅生源只占30%,大部分又考了研究生,致使甘肅縣級醫療機構十幾年分不到一個西醫本科生,甘肅省內自己的醫學本科生在本省的就業率不到20%。這直接造成三大突出問題:
 
  一是我省衛生人力總量不足。甘肅省現有衛生技術人員13.51萬人,其中執業醫師和執業助理醫師5.31萬人,注冊護士5.06萬人,其他技術人員3.14萬人。全省每千人衛生技術人員數5.18人(全國6.11)、每千人執業(助理)醫師數2.04人(全國2.31)、每千人注冊護士數1.94人(全國2.54),均居全國后列且低于西部地區平均水平。我省甘南、臨夏、隴南、定西、慶陽等貧困地區衛生人力資源更加匱乏。面對日益增加的醫療服務需求,衛生人才捉襟見肘,問題非常突出,形勢極其嚴峻。特別是縣及以下醫療機構臨床醫學本科及以上學歷畢業生嚴重短缺,僅占現有人員的6.6%,臨床醫學本科人才缺口約為1.5萬名。
 
  二是衛生人力結構性矛盾突出,全科醫生短缺。按照國家確定的到2020年每萬人配備3名全科醫生的要求,我省需要培養8100名全科醫生,缺口4327名;到2020年,我省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將畢業1650名,仍相差近3000名。按照到2030年每萬人配備5名全科醫生的目標,需要培養13500名,平均每年至少培養1000名。
 
  三是基層人才隊伍建設面臨較大困難。由于地域環境、機構編制、薪酬待遇、發展平臺等因素制約,甘肅基層醫療衛生人員補充難度較大,人才吸引乏力,流失嚴重。縣、鄉、村醫療衛生機構人員總體學歷水平較低,職稱結構不盡合理,城鄉之間、區域之間的人才隊伍差異較大。
 
  為了盡快解決上述突出矛盾和問題,郭玉芬等代表出了一個實招:建議增加甘肅省農村訂單定向全科醫學生招生規模。郭玉芬等代表認為,實踐證明,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已成為我省培養基層醫療機構臨床醫學本科人才特別是全科醫生的一項切實可行的有效舉措。
 
  為此,郭玉芬等代表還分析了訂單定向培養醫學生具有兩大優勢。一是能有效解決農村地區缺少合格醫生的問題。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培養工作重點為鄉鎮衛生院及以下的醫療衛生機構培養從事全科醫療的衛生人才。醫學院招收農村生源,學生入學前與當地衛生行政部門簽訂協議,在醫學院校接受5年的免費醫學教育后,履行合同回當地鄉鎮衛生院服務一定年限。這符合經濟欠發達地區基層人才培養實際。
 
  二是能夠實現“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2010年,國家實施中西部地區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項目以來,甘肅省已招收訂單定向醫學生3034名。其中,臨床醫學2424人,中醫學610人,由蘭州大學和甘肅中醫藥大學承擔培養任務。截至2017年,已累計畢業810名,其中:蘭州大學510名,到崗履約460名,履約率90%;甘肅中醫藥大學300名,到崗履約297名,履約率99%。到崗的畢業生全部在縣以下醫療衛生機構工作,絕大多數正在參加全科專業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
 
  鑒于甘肅衛生人才發展現狀,郭玉芬等代表建議,教育部等相關部門在繼續實施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培養項目時,一是將甘肅省的醫學生年培養計劃增加到1500名左右;二是對我省少數民族地區和深度貧困縣的考生在招生政策上給予更大傾斜,在享受民族地區和貧困地區降分錄取政策的基礎上,按照當地的培養需求,進一步降低錄取分數,以確保有足夠的本地生源;三是擴大招生規模后,將培養院校由蘭州大學、甘肅中醫藥大學擴大到西北民族大學、甘肅醫學院和河西學院等5個院校共同承擔。(本報記者 薛文閱)
 
江苏快3 200期走势图 投注系统出租 好友二人斗地主 聚宝盆彩票手机版安卓 2019免费注册送30元体验金 龙虎和时时彩骗局 赌场21点游戏下载 网上教人买彩票骗局 北京赛车精准在线计划 pk10手机智能计划软件 3d彩票预测计划软件